頂禮楞嚴經、楞嚴咒

目前分類:《維摩詰經》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維摩詰長者進入大定,演示神奇絕技,使那些菩薩和大聲聞能夠看見那叫做眾香的世界。那世界位於天頂方向,越過四十二恆沙佛土之外。那裡住著稱為香積的如來,他是顯明可見的。在那世界裡,樹木能發出香味,遠遠勝過十方一切佛土所有人界和天界的香味。

在那世界裡,連聲聞和辟支佛的名稱都不存在,而香積如來在全是菩薩的聚會裡教導佛法。在那世界裡,所有的房子、街道、公園和王宮都由香料所造。那些菩薩所吃的食物的香味流佈數不盡的世界。

 

這時,維摩詰長者故意對從香積如來佛土來的菩薩們說:「貴大人們,香積如來如何教導佛法?」 

他們回答:「如來不用聲音和語言的方式教導佛法。他只用香味調教菩薩。每一個樹腳下坐有一位菩薩,那些樹發出像現在的香味。從菩薩聞到香味的瞬間,他們就進入叫做『一切菩薩功德之源』的定。從他們得定的瞬間,一切菩薩功德就在他們裡面產生。」然後這些菩薩轉問維摩詰長者:「釋迦牟尼佛是如何教導佛法的?」 

維摩詰回答:「善大人,這裡的眾生很難教化。所以他以適合教化野性的、未開化的眾生的講道來教導他們。他如何教化那些野性的、未開化的?什麼樣的講道是合適的? 

是這樣的:
這是地獄。這是畜生。這是餓鬼。這些是不幸的困難處。這些是六根有缺陷的再世。這些是身體的邪行,這些是身邪行報。這些是言語的邪行,這些是口邪行報。這些是心靈的邪行,這些是意邪行報。這是殺生。這是偷竊。這是邪淫。這是妄語。這是兩舌。這是惡口。這是無義語。這是貪嫉。這是瞋惱。這是邪見。這些是報應。這是吝嗇,這是它的報應。這是毀戒。這是瞋恚。這是懈怠,這是懈怠果。這是假智慧,這是假智慧果。這些違犯箴言。這是個人解脫的誓約。這些該做,那些不該做。這是正當的,那是該棄絕的。這是個障礙,那不是障礙。這是罪惡的,那是離罪的。這是正途,那是錯路。這是功德,那是邪惡。這是當罵的,那是無過失的。這是垢,那是無漏。這是世間的,那是出世間的。這是有為的,那是無為的。這是煩惱,那是淨化。這是生命,那是解脫。 

如此,用佛法的這些各種說明,佛調教那些像極了野馬的眾生。正如野馬或野象不被刺棒刺及骨髓不會馴服,那些狂野、難以開化的眾生只能用一切苦的講道來調教。 

菩薩們說:「這樣才證實了釋迦牟尼佛的偉大!隱藏了他不可思議的威能,還能開化那些可憐的下劣野性眾生,真令人驚嘆。而能在這樣非常困苦的佛土定居的菩薩必定也懷有不可思議的大悲!」 

 

Josef:讀了維摩詰經,從經文中得知其他佛土的殊勝與不可思議,
才漸漸明白自己身在娑婆世界中,雖是五濁惡世,卻有幸得聞佛法!!
並更深刻明瞭釋尊教化娑婆眾生的慈悲與用心…

一定要精進修行,發願來世往生佛土,隨佛菩薩修行!!

此文章引用:http://blog.sina.com.tw/joseph0822/article.php?pbgid=5461&entryid=585743

心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維摩詰所說經,簡稱維摩詰經。姚秦

它以辯論的方式來詳細說明大乘佛教與小乘佛教在教義上的分別。

維摩詰又稱毘摩羅詰,意為無垢稱、淨名。為佛陀之在家弟子,是古印度毘舍離城的長者,他精通大乘佛教義理,修為高遠,雖在俗塵,家境富有,婢僕成群,生活豪華,但經常出入尋常百姓、青樓酒肆,都是為教化眾生而行的方便。

經上佛說維摩詰從妙喜淨土而來,妙喜淨土是不動如來的世界,也就是阿閦如來。維摩詰居士是阿閦如來那兒來的菩薩。

據維摩經載,彼嘗稱病,但云其病是「以眾生病,是故我病」,待佛陀請文殊菩薩及諸佛弟子前往問疾探訪。在維摩詰居士的丈室裏,文殊菩薩和維摩居士,以種種問答,敷演大乘佛教義理。文殊菩薩和維摩詰居士的智慧博學、無礙辯才,令佛弟子們等讚嘆崇敬。

三藏法師鳩摩羅什譯,是大乘佛教佛經

文章出處:白話佛經

那時文殊師利,那位法王子,對維摩
長者說:「善大人,菩薩應該如何關心一切眾生?」

維摩回答:「文殊師利,菩薩看一切眾生應該像聰明人看水中月影,或像魔術師看由魔法裡變出來的假人一樣。他應該看他們像鏡子裡的臉,像海市蜃樓裡的水,像回聲之音,像空中一片雲,像皂泡的前一刻,像水泡的出現與消失,像芭蕉莖的心,像電的閃光,像第五大元素,像第七識,像在無色界裡出現的色,像朽爛種子的芽,像龜毛做的外套,像一個求死之人在遊戲裡的快樂,像入流的自我觀。...一點不差的,文殊師利,體驗畢竟無我的菩薩會這樣看待一切眾生。」
...

文殊師利:「菩薩的大悲是什麼?」

維摩:「是將所累積的功德全部佈施一切眾生。」

 

文殊師利:「菩薩的大喜是什麼?」

維摩:「是佈施的時候要快樂且無悔。」

 

文殊師利:「菩薩的大是什麼?」

維摩:「是利益自己和別人。」

 

文殊師利:「因害怕生死而恐懼的菩薩應該求助於什麼?」

維摩:「文殊師利,因害怕生死而恐懼的菩薩應該求助於佛的心地高尚、度量寬大。」

 

文殊師利:「祈望求助於佛的心地高尚、度量寬大的菩薩的應該採取什麼立場?」

維摩:「應該立於對一切眾生的。」

 

文殊師利:「祈望對一切眾生立於的菩薩又該採取什麼態度?」

維摩:「應該為一切眾生的解脫而活。」

 

文殊師利:「祈望解脫一切眾生的菩薩應該做些什麼?」

維摩:「應該把他們從他們的煩惱裡解脫出來。」

 

文殊師利:「祈望滅除煩惱的菩薩應該如何努力?」

維摩:「應該正確地努力。」

 

文殊師利:「他該如何致力於正確地努力?」

維摩:「應致力於無生無滅。」

 

文殊師利:「不產生什麼?不消滅什麼?」

維摩:「不生惡,不滅善。」

 

文殊師利:「善惡之根是什麼?」

維摩:「善惡之根為肉身。」

 

文殊師利:「肉身之根是什麼?」

維摩:「肉身之根為慾望。」

 

文殊師利:「慾望和執著之根是什麼?」

維摩:「慾望之根為不實的解讀。」

 

文殊師利:「不實解讀之根是什麼?」

維摩:「錯誤的慨念是其根。」

 

文殊師利:「錯誤慨念之根是什麼?」

維摩:「無根據。」

 

文殊師利:「無根據之根又是什麼?」

維摩:「文殊師利,無根據的東西怎麼可能有根?因此,萬法皆立於毫無根據的根上。」 

 

此文章引用:http://blog.sina.com.tw/joseph0822/article.php?pbgid=5461&entryid=583228

心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