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看到一句話佛說: 我每天三次割我的肉供養母親,這樣做百千萬億年, 我也報不了母親一天的恩。

立刻痛哭涕淚,看到論壇裏師兄寫的一些文章,深感自己的不孝。

特別是看佛說父母恩重難報經,看是淚流滿面。

可能很多師兄都看過了,可是我還是寫再把他給大家看一下。

看一次真的痛一次,業障深重的我們,十跪父母恩,也難以回報我們的父母啊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   

佛說父母恩重難報經

 

姚秦三藏法師鳩摩羅什奉 詔譯 

如是我聞,一時佛在舍衛國只樹給孤獨園,與大比丘二千五百人,菩薩摩訶薩三萬八千人俱。

爾時,世尊引領大眾,直往南行,忽見路邊聚骨一堆。爾時,如來向彼枯骨,五體投地,恭敬禮拜。

阿難合掌白言:‘世尊!如來是三界大師,四生慈父,眾人歸敬,以何因緣,禮拜枯骨?’

佛告阿難:‘汝等雖是吾上首弟子,出家日久,知事未廣。此一堆枯骨,或是我前世祖先,多生父母。以是因緣,我今禮拜。’

佛告阿難:‘汝今將此一堆枯骨分做二分,若是男骨,色白且重;若是女骨,色黑且輕。’

阿難白言:‘世尊,男人在世,衫帶鞋帽,裝束嚴好,一望知為男子之身。女人在世,多塗脂粉,或薰蘭麝,如是裝飾,即得知是女流之身。而今死後,白骨一般,教弟子等,如何認得。’

佛告阿難:‘若是男子,在世之時,入于伽藍,聽講經律,禮拜三寶,念佛名號;所以其骨,色白且重。世間女人,短于智力,易溺於情,生男育女,認為天職;每生一孩,賴乳養命,乳由血變,每孩飲母八斛四鬥甚多白乳,所以憔悴,骨現黑色,其量亦輕。’

阿難聞語,痛割於心,垂淚悲泣,白言:‘世尊!母之恩德,雲何報答?’

佛告阿難:‘汝今諦聽,我當為汝,分別解說:

 

母胎懷子,凡經十月,甚為辛苦。

 

在母胎時,第一月中,如草上珠,朝不保暮,晨聚將來,午消散去。

 

母懷胎時,第二月中,恰如凝酥。

 

母懷胎時,第三月中,猶如凝血。

 

母懷胎時,第四月中,稍作人形。

 

母懷胎時,第五月中,兒在母腹,生有五胞。

 

何者為五?頭為一胞,兩肘兩膝,各為一胞,共成五胞。

 

母懷胎時,第六月中,兒在母腹,六精齊開,何者為六?

 

眼為一精,耳為二精,鼻為三精,口為四精,舌為五精,意為六精。

 

母懷胎時,第七月中,兒在母腹,生成骨節,三百六十,及生毛乳,八萬四千。

 

母懷胎時,第八月中,生出意智,以及九竅。

 

母懷胎時,第九月中,兒在母腹,吸收食物,所出各質,桃梨蒜果,五穀精華。

 

其母身中,生髒向下,熟髒向上,喻如地面,有山聳出,山有三名,一號須彌,二號業山,三號血山。

 

此設喻山,一度崩來,化為一條,母血凝成胎兒食料。

 

母懷胎時,第十月中,孩兒全體一一完成,方乃降生。

 

若是決為孝順之子,擎拳合掌,安詳出生,不損傷母,母無所苦。

 

倘兒決為五逆之子,破損母胎,扯母心肝,踏母跨骨,如千刀攪,又仿佛似萬刃攢心。

 

如斯重苦,出生此兒,更分晰言,尚有十恩:

第一、 懷胎守護恩;

 

第二、 臨產受苦恩;

 

第三、 生子忘憂恩;

 

第四、 咽苦吐甘恩;

 

第五、 回幹就濕恩;

 

第六、 哺乳養育恩;

 

第七、 洗濯不淨恩;

 

第八、遠行憶念恩;

 

第九、 深加體恤恩;

 

第十、 究竟憐湣恩。

第一、懷胎守護恩 頌曰:

累劫因緣重,今來托母胎,月逾生五臟,七七六精開。

體重如山嶽,動止劫風災,羅衣都不掛,裝鏡惹塵埃。

第二、臨產受苦恩 頌曰:

懷經十個月,難產將欲臨,朝朝如重病,日日似昏沈。

難將惶怖述,愁淚滿胸襟,含悲告親族,惟懼死來侵。

第三、生子忘憂恩 頌曰:

慈母生兒日,五臟總張開,身心俱悶絕,血流似屠羊。

生已聞兒健,歡喜倍加常,喜定悲還至,痛苦徹心腸。

第四、咽苦吐甘恩 頌曰:

父母恩深重,顧憐沒失時,吐甘無稍息,咽苦不顰眉。

愛重情難忍,恩深複倍悲,但令孩兒飽,慈母不辭饑。

  

第五、回幹就濕恩 頌曰:

母願身投濕,將兒移就幹,兩乳充饑渴,羅袖掩風寒。

恩憐恒廢枕,寵弄才能歡,但令孩兒穩,慈母不求安。

第六、哺乳養育恩 頌曰:

慈母像大地,嚴父配于天,覆載恩同等,父娘恩亦然。

不憎無怒目,不嫌手足攣,誕腹親生子,終日惜兼憐。

第七、洗滌不淨恩 頌曰:

本是芙蓉質,精神健且豐,眉分新柳碧,臉色奪蓮紅。

恩深摧玉貌,洗濯損盤龍,只為憐男女,慈母改顏容。

第八、遠行憶念恩 頌曰:

死別誠難忍,生離實亦傷,子出關山外,母憶在他鄉。

日夜心相隨,流淚數千行,如猿泣愛子,寸寸斷肝腸。

第九、深加體恤恩 頌曰:

父母恩情重,恩深報實難,子苦願代受,兒勞母不安。

聞道遠行去,憐兒夜臥寒,男女暫辛苦,長使母心酸。

第十、究竟憐湣恩 頌曰:

 

父母恩深重,恩憐無歇時,起坐心相逐,近遙意與隨。

母年一百歲,長憂八十兒,欲知恩愛斷,命盡始分離。’

佛告阿難:

我觀眾生,雖紹人品,心行愚蒙,不思爹娘,有大恩德,不生恭敬,忘恩背義,無有仁慈,不孝不順。

 

阿娘懷子,十月之中,起坐不安,如擎重擔,飲食不下,如長病人。

 

月滿生時,受諸痛苦,須臾產出,恐已無常,如殺豬羊,血流遍地。受如是苦,生得兒身,咽苦吐甘,抱持養育,洗濯不淨,不憚劬勞,忍寒忍熱,不辭辛苦,幹處兒臥,濕處母眠。

 

三年之中,飲母白血,嬰孩童子,乃至成年,教導禮義,婚嫁營謀,備求資業,攜荷艱辛,懃苦百倍,不言恩惠。

男女有病,父母驚憂,憂極生病,視同常事。子若病除,母病方愈。如斯養育,願早成人。

 

及其長成,反為不孝。尊親與言,不知順從,應對無禮,惡眼相視。

欺淩伯叔,打罵兄弟,毀辱親情,無有禮義。雖曾從學,不遵范訓,父母教令,多不依從,兄弟共言,每相違戾。

 

出入來往,不啟尊堂,言行高傲,擅意為事。父母訓罰,伯叔語非,童幼憐湣,尊人遮護,漸漸成長,狠戾不調,不伏虧違,反生瞋恨。

 

棄諸親友,朋附惡人,習久成性,認非為是。或被人誘,逃往他鄉,違背爹娘,離家別眷。

 

或因經紀,或為政行,荏苒因循,便為婚娶,由斯留礙,久不還家。或在他鄉,不能謹慎,被人謀害,橫事鉤牽,枉被刑責,牢獄枷鎖。

 

或遭病患,厄難縈纏,囚苦饑羸,無人看待,被人嫌賤,委棄街衢。

 

因此命終,無人救治,膨脹爛壞,日暴風吹,白骨飄零。寄他鄉土,便與親族,歡會長乖,違背慈恩,不知二老,永懷憂念,或因啼泣,眼暗目盲;或因悲哀,氣咽成病;或緣憶子,衰變死亡,作鬼抱魂,不曾割捨。

或複聞子,不崇學業,朋逐異端,無賴粗頑,好習無益,鬥打竊盜,觸犯鄉閭,飲酒樗蒲,奸非過失,帶累兄弟,惱亂爹娘,晨去暮還,不問尊親,動止寒溫,晦朔朝暮,永乖扶侍,安床薦枕,並不知聞,參問起居,從此間斷,父母年邁,形貌衰羸,羞恥見人,忍受欺抑。

或有父孤母寡,獨守空堂,猶若客人,寄居他舍,寒凍饑渴,曾不知聞。

 

晝夜常啼,自嗟自歎,應奉甘旨,供養尊親。若輩妄人,了無是事,每作羞慚,畏人怪笑。

或持財食,供養妻兒,忘厥疲勞,無避羞恥;妻妾約束,每事依從,尊長瞋呵,全無畏懼。

或複是女,適配他人,未嫁之時,咸皆孝順;婚嫁已訖,不孝遂增。

 

父母微瞋,即生怨恨;夫婿打罵,忍受甘心,異姓他宗,情深眷重,自家骨肉,卻以為疏。

 

或隨夫婿,外郡他鄉,離別爹娘,無心戀慕,斷絕消息,音信不通,遂使爹娘,懸腸掛肚,刻不能安,宛若倒懸,每思見面,如渴思漿,慈念後人,無有休息。

父母恩德,無量無邊,不孝之愆,卒難陳報。’

爾時,大眾聞佛所說父母重恩,舉身投地,捶胸自撲,身毛孔中,悉皆流血,悶絕躄地,良久乃蘇,高聲唱言:

‘苦哉,苦哉!痛哉,痛哉!我等今者深是罪人,從來未覺,冥若夜遊,今悟知非,心膽俱碎,惟願世尊哀湣救援,雲何報得父母深恩?’

爾時,如來即以八種深重梵音,告諸大眾:‘汝等當知,我今為汝分別解說:

 

假使有人,左肩擔父,右肩擔母,研皮至骨,穿骨至髓,繞須彌山,經百千劫,血流決踝,猶不能報父母深恩;

 

假使有人,遭饑饉劫,為於爹娘,盡其己身,臠割碎壞,猶如微塵,經百千劫,猶不能報父母深恩;

 

假使有人,為於爹娘,手執利刀,剜其眼睛,獻於如來,經百千劫,猶不能報父母深恩;

 

假使有人,為於爹娘,亦以利刀,割其心肝,血流遍地,不辭痛苦,經百千劫,猶不能報父母深恩;

 

假使有人,為於爹娘,百千刀戟,一時刺身,於自身中,左右出入,經百千劫,猶不能報父母深恩;

 

假使有人,為於爹娘,打骨出髓,經百千劫,猶不能報父母深恩;

 

假使有人,為於爹娘,吞熱鐵丸,經百千劫,遍身焦爛,猶不能報父母深恩。’

爾時,大眾聞佛所說父母恩德,垂淚悲泣,痛割於心,諦思無計,同發聲言,深生慚愧,共白佛言:

‘世尊!我等今者深是罪人,雲何報得父母深恩?’

佛告弟子:

‘欲得報恩,為于父母書寫此經,為于父母讀誦此經,為于父母懺悔罪愆,為于父母供養三寶,為于父母受持齋戒,為于父母佈施修福,若能如是,則得名為孝順之子;不做此行,是地獄人。’

佛告阿難:‘不孝之人,身壞命終,墮于阿鼻無間地獄。

 

此大地獄,縱廣八萬由旬,四面鐵城,周圍羅網。

 

其地亦鐵,盛火洞然,猛烈火燒,雷奔電爍。烊銅鐵汁,澆灌罪人,銅狗鐵蛇,恒吐煙火,焚燒煮炙,脂膏焦燃,苦痛哀哉,難堪難忍,鉤竿槍槊,鐵鏘鐵串,鐵槌鐵戟,劍樹刀輪,如雨如雲,空中而下,或斬或刺,苦罰罪人,曆劫受殃,無時暫歇,又令更入余諸地獄,頭戴火盆,鐵車碾身,縱橫駛過,腸肚分裂,骨肉焦爛,一日之中,千生萬死。

 

受如是苦,皆因前身五逆不孝,故獲斯罪。’

爾時,大眾聞佛所說父母恩德,垂淚悲泣,告於如來: ‘我等今者,雲何報得父母深恩?’

佛告弟子: ‘欲得報恩,為于父母造此經典,是真報得父母恩也。

 

能造一卷,得見一佛;

能造十卷,得見十佛;

能造百卷,得見百佛;

能造千卷,得見千佛;

能造萬卷,得見萬佛。

是等善人,造經力故,是諸佛等,常來慈護,立使其人,生身父母,得生天上,受諸快樂,離地獄苦。’

爾時,阿難及諸大眾、阿修羅、迦樓羅、緊那羅、摩侯羅伽、人、非人等、天、龍、夜叉、幹闥婆、及諸小王,轉輪聖王,是諸大眾聞佛所言,身毛皆豎,悲泣哽咽,不能自裁,各發願言:

 

 

 

我等從今盡未來際,

寧碎此身猶如微塵,經百千劫,誓不違於如來聖教;

寧以鐵鉤拔出其舌,長有由旬,鐵犁耕之,血流成河,經百千劫,誓不違於如來聖教;

寧以百千刀輪,於自身中,自由出入,誓不違於如來聖教;

以鐵網周匝纏身,經百千劫,誓不違於如來聖教;

寧以銼碓斬碎其身,百千萬段,皮肉筋骨悉皆零落,經百千劫,終不違於如來聖教。

爾時,阿難從於坐中安詳而起,白佛言:‘世尊,此經當何名之?雲何奉持?’

佛告阿難:‘此經名為父母恩重難報經,以是名字,汝當奉持!’

, , , , , , , , ,

心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