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家行道忙的是臨走時走得很清淨。在《地藏經》的教授方法當中,說到我們若要死了,臨終時,你怎樣修?
  我們出家行道,忙了一生,主要忙的時候是臨走的時候走得很清淨,走得很解脫,不被多生累劫的業障所纏縛。人人都有恐懼心,都怕最後的時候失去念頭,走的不好再墮落下去,一失人身萬劫不復。當然我們學佛的人都懂這個道理,特別注重臨終的時候,但是你平常要是不修,臨終的時候正念怎麼會現前呢?一個人作惡一生,等臨終的時候能遇到特善的善緣了,得到善知識的啟示,一下就能超脫,這種事情很少很少,甚至可以說沒有。
  況且無量劫來一生一生做的惡業太多了,到了臨終的時候,怎麼會有那個善根呢?要靠自己的修行啊!
  我們舉例子說:以前我在鼓山的時候,禪堂老和尚講開示的時候,提醒我們要注重自己話頭,也就是我常跟大家說的注重你的念頭,在你臨終時能夠與你的念頭相應。對我們學法的諸位法師來說,無論學戒、學定、學慧,平時學的時候,就是為了準備到臨終時用,學而致用。
  我們在這裏學什麼呢?學死啊!現在我們學的佛法都叫我們了生死,大家一天都聽好幾遍“了生死”,你怎麼了?特別是我們這些學教理的人。  
地藏菩薩的臨終修行方法
  
地藏菩薩告訴我們一個臨終修行的方法,就不必悲傷,按《地藏經》修行的方法,臨終時你怎樣修行?也不是說等你要死才修行,在你活的時候就要準備。這臨終修法是別人幫助他,他自己不修,或者道友或六親眷屬怎麼幫助他,為他設福啊!設福不必一定是了生死,是給前面路上鋪一個道,未來能得解脫,是這樣一個意思。
  我們應當自己修,親友、父母、眷屬都是靠不住的。觀世音菩薩拿念珠,表示“求人不如求己”啊!你自己現在就凖備,修好你要走的道路,不要等到那時候才去修福。
  地藏菩薩向佛說:“這世界眾生都是作惡,行惡眾生太多了,大惡小惡無量惡,從纖毫間至於無量,為什麼呢?”無量劫來習氣過去所熏習,就是如是。像這種人,他的眷屬在他臨終的時候,給他設施福報吧!讓他前路不至於墮三塗,這還沒說成道的事,能免去三塗就算很幸福了。 

燒紙錢其實是沒用的
  
至於燒紙錢,看人要死了先燒點紙錢,這其實是沒用的。佛教是不主張燒紙,但鬼道還是需要的。
  有人問印光老法師,他不置可否。鬼道還是需要的,其他道確實沒得用處。如果在佛前供的幢幡、寶蓋或供點油燈,這都解決不大問題。
最好的方法是念《地藏經》
  
最好是把《地藏經》念一念,轉讀尊經,或者供養佛像、菩薩像,或念佛念菩薩名號,乃至辟支佛名號,使臨終的人還能得到清醒,耳根還沒失去聞力,耳根還能聞。他若不能聞,效果就沒有了。你念的時候,他的耳根能收攝,收攝他的神識當中,就是他所造的惡一定要墮三塗,感惡果報,因為他眷屬或道友,給他臨終助念、給他念佛,念佛念聖號,他聽到了,有怎麼殊勝因緣,他的罪惡就能消滅。
  假使進一步說身死之後,七七四十九天之內,他的神識尚未轉到別的道去。西藏《度亡經》救亡法,人在死之後,中陰身還沒超度的時候,修這救亡法,給他修善事,能使他能夠離開惡趣。雖然不能使他生極樂世界、生到淨佛國土,他沒有這種修行的善因,但是他能離開惡趣、不墮三惡道,或者生人中或者生天道,以後再繼續去修行吧!那麼他的眷屬,給他做佛事做殊勝業的時候,也能得到很大利益,也就是生者、亡者都能得到好處。
  因此應當對臨終的人,對他的道友、六親眷屬,給他這樣做,千萬不要人死了,做殺豬宰羊祭奠事,這簡直把他害了。本來他造的惡業就重,臨終再行殺害惡業,惡的緣給他助成,不拜三寶、去拜鬼神靈只,魍魎精魅鬼去求鬼,這不但沒福而且糟糕了,送他下地獄增加罪惡,這個帳都在算他的頭上,這對死者不但沒有利益、好處,還增加很多的罪。
  本來他自己做的善因,修行應該得到善報,但是他眷屬給他這麼一做造惡的業了,他死不下去,或者死的時候很痛苦,乃至會障礙他生善處了。如果這個人本身善根很深厚,經過一段辨別他可以得生善處。如果他本身沒有善因,再增加這些惡緣,本來就受生惡趣,那業障更重了。

給臨終之人造些善因生善處
  
所以在臨終之人的眷屬,給他造這些善因能幫助他生善處。造什麼善?方法就是念佛聖號、使他耳根聽,或者修佈施、幢幡寶蓋、修供養佛法僧三寶,或將他自己所得到的財物轉去塑佛聖像,塑地藏菩薩像、觀音像,一切諸佛菩薩像都可以。不能再給他造惡緣了,這就是臨終修法時要特別注意的。
更殊勝的是打佛七或是拜一個懺
 
 假使說殊勝一點,諸位道友給他打佛七或是拜一個懺,減少他的罪業,臨命終的時候修持的方法,這不是本人,都是眷屬幫助他。為什麼?他到臨終時已經不能修,神識將離體一刹那間他已不能修,有的善業很重,像有人在臨終時,善友給他念,他微笑就走了,那是很殊勝的。有的現的相貌很恐怖,那就很危險。
  地藏菩薩在《地藏經》上所說的、從各各經典所說的,地藏菩薩對著現實事上說了很多,很清楚。《地藏經》從文字、思想、理路上看起來很簡單,其實他是很深奧的。如果你把第七品〈利益存亡品〉這一品經文深入地講,臨終的時候再有殊勝因緣,離開這個文字,比如做觀想。如果是我們本身從這個教育,那我們臨終時囑託親友,像我們出家人可能無親友,不住在一起,都是道友。若圓寂在寺廟,乃至圓寂時你身邊也有些同參道友,有深切修為的人,那情況不同了。他們能送你到極樂世界,送你到兜率天或忉利天,或到彌勒菩薩、淨佛國土去,乃至就是這個娑婆世界清淨的地方很多。
  假使圓寂在五臺山,你一生裏自己感覺現生沒有做什麼惡業,加上善緣幫助你,文殊菩薩道場就在清涼山,你會被文殊菩薩攝受去的。這是你的願力、修行力、善根力三個結合起來。這是教我們每位行道者、修道者應做準備資糧,到臨終時無罣無礙,這是專對一般人來說,生在世俗家、社會上,不是指出家人及四眾弟子說的。
  這段經文在臨終救亡修法時,因為《地藏經》是講事,普度一切眾生,因此你對社會上一般沒信三寶,或信而不懇切,聞到、聽到對這一類的,特別是在醫院。臺北榮總,我有位弟子在榮總當護士長,由於她提倡在醫院裏設佛堂,每一個人進太平間一定給他念佛,而且他們經常到太平間念佛,往生到這樣醫院也不錯,都有人念佛、有助念。在沒有助念,她會組織幾位元護士道友,為他念佛送去。這是臺北榮總醫院。
  還有林口長庚醫院,這兩間醫院都有佛堂,就設在太平間前面,有的設在太平間、有的離開太平間,但是一定要助念。若太平間有佛堂供養佛像。
  這也是助緣,幫助他不墮惡道,不管他本人是造什麼業或造很多惡,不管信佛也好、不信佛也好,到臨終時幫助他念佛,也得有這個緣。
  往往他到快臨終的時候,家屬把他接出醫院,在家裏做追悼、不是做法會,追悼是世俗上請親友吃喝,這會增加他的罪業。就如經文所說:這是什麼呢?這是緣,在你臨終時遇到助緣不好,或者你的不肖子孫、子女、道友,非要如是做不可,這是你過去生所造的業招感、善緣不具足、善緣沒有。
  臨終的時候,大家共同誦誦,像我們這清淨僧一定送他到極樂世界去,那不是消災免難,而是得生淨土。我也看到很多事,多講一講,這是很重要的。

植物人的現相
 
 有的是死不下去。我剛才說的這兩間醫院,植物人加起來恐怕有上千,沒上千也有八百,我看見很多。植物人的神識是什麼都不知道,就有一個空殼子,你說他死吧!他會吃飯,你喂他他就吃,不喂他他也不吃,眼睛也不認識人,六根全在,可是六識全完了,只剩肉體在,子女就得照顧。
  在《地藏經》說,他在陰間受罪,他的業在陰間打官司,善惡沒定,壽命沒盡,還沒有死。現在的不可思議力量是那個藥物,延續他的身命。這種人差不多他生前積累很多的財富,這錢沒地方花,就在醫院裏頭花吧!有的專請護士小姐八個小時一班,一天花費的錢很多,而且用的藥物是很貴的延續生命,一天花很多錢。
  在臺北我有個弟子,她的先生一天將近花十萬台幣,他延續了將近十一個月,把他掙的錢花的差不多,他才死。如果把他生前掙的錢做慈善事業,更不說供養三寶,不比這樣花強嗎?
  我跟他夫人說,你跟你的子女這樣做!她說不行啊!社會的壓力啊!因為他的同事公司一定要這樣做,財富在公司裏大家掌握,不給家屬掌握,公司要給他這樣做,這叫業。
  我們經常說罪業重、罪業重,這叫罪業重。這叫業不由己,在哪兒表現?在這地方表現,這類事情很多。
  我們是雖然依著經教講,不見得人人都聽到《地藏經》,如果聽到《地藏經》他肯信嗎?他能按《地藏經》上說的去做嗎?他為什麼遇不到這個緣?就是遇到那個緣呢?這就是我們經常所說業障重、業障重,這時顯現出來,這叫真正業障重。
  像地藏菩薩所說的,修佈施、修供養增長他的福德,辦不到。像我們這些法師,雖然都是持銀錢戒的,我們怎樣佈施呀?我們在寺裏當一個清眾,我們佈施給誰?我們道友都一樣,誰佈施給誰?
  佈施就是給供養,多種多樣的,你別認為我在這裏頭就不能行佈施!你佈施的物件多的很,可不是這些同住的師父們。上供養三寶,下施一切鬼神眾,我們相信嗎?我們學佛弟子都應該相信,我說供養對象多的很,施給鬼神嘛!供養的心,各有各種說法、想法。
  
結齋時留一口 供養不得飲食的鬼道眾
 
 例如說我們在臺北道場的道友,吃完飯要把缽洗的非常乾淨,都吃乾淨了洗缽倒一點水,拿個小刷子刷完了,洗乾淨完了喝了。
  我就不是這樣做,我的做法又不同!我有時候留一點點,都要吃完了要結齋的時候,留一口,完了出來找一個清淨處施食給他,供養那些不能得飲食的鬼道眾生,然後給他念念咒,舍施法大家都會。
  但是我們這個齋前,上供養三寶,不是在我們吃齋堂時候,吃供齋時,先拿出一點在供養臺階上,擱上一點給他,那也是念咒。但我們吃完了,雖然是刷牙水,也可以把它供給鬼神眾。
  佛教導我們的修行方法是多類化的,隨你個人的意願,同樣的一個方法,你個人的思想、認識、體會的不同,修行的方法好像是一個方法,它就不一樣。我們念阿彌陀佛,臨終念彌陀佛,當然自己念是最好,到時候能念不能念?自己能做主否?若是能做主,念著佛往生了,臨終時清淨十念都可以,這說是臨終方法的修行,你現在沒到臨終,天天做臨終修行也可以啊!不是不可以。
  你如果每天都能這麼修行,各人教授的方法不一樣,總的根據佛所說的精神。如果你一天早、中、晚三個時間,各人都有各人的功課,還有常住一切事物,念十聲不多吧!誠懇地一心一意念十聲,早中晚各十聲共三十聲,占不了你一分鐘,你隨便做什麼都可以。你再加一個起床時及臨睡眠的時候再念十聲,這該做得到吧?中午休息時,念十聲該做得到吧?結完齋再念十聲,該做得到吧?
  就這個你能一生保持著,天天如是,那你的功夫已經很大了。到臨終時也能説明你啊!到臨終時一到這個時間就念佛,還不是說你修觀想呢!我只說的事修,沒有說理,如果能用理觀,念佛時再觀想到理上去,自佛、他佛,自他不二,心佛一如,觀想自己就是阿彌陀佛,阿彌陀佛就是自己,阿彌陀佛常住在你的頂上。
  平常一天想二、三次,這就叫功夫啊!功夫就是磨練可不要間斷,一間斷功夫就沒有了,功夫就是這樣子,天天不間斷、天天如是,你看的很簡單、做起來也不困難,也不要你付出多大的損失。
  我不是輕視諸位,我想以前這樣做過的找不出幾個人,或許有,沒有好多人是這樣做的,這是一種自己的修持。

一聲地藏菩薩名號 永遠不墮三塗
  一聲地藏菩薩名號,曆于眾生耳根,他就永遠不墮三塗了,特別是在臨命終的時候,臨命終的父母眷屬把臨命終的這個人的自身財物,不是集體的、不是家庭的、是他本人的,多少都沒有關係,屬於臨命終人他自己的寶物、東西把它變賣了,或畫地藏菩薩像,或者印《地藏經》都可以。
  這個功德使這個命要將盡的人,他的眼睛能看見、耳朵能聽見,在這個時候根識都沒壞,在他眼能見、耳能聽的時候,知道他的眷屬拿他的財物,變化給他塑地藏菩薩形像,或者給他印《地藏經》,以這個功德力量,這個命終人或者病還能好,臨終還能好!或者是命已盡了,那他來生的果報享受去不會再墮三塗,不但不墮三塗他一定能夠繼續聞到佛法,或者生人天中。
  我們能夠在寺廟裏頭,或者大眾僧之中圓寂了走了,大眾僧給你助念,那你的未來更不可思議,非常好。 
 
觀空法師、圓拙法師擇地壽終的啟示
 
 我有個同學觀空法師,住在北京中國佛教會,他死前幾個月,要求把他送到莆田廣化寺,到了莆田廣化寺二三個月就圓寂走了。
  還有,我另外一個同學圓拙法師,可能好多人都知道他。我到泉州承天寺看他的時候,不能說話了,我就跟他說,他就跟我點頭,讓我把他扶著坐起來。我就把他扶著坐起來,我說:“現在你的心裏什麼都不要想,頂好回廣化寺去。”廣化寺,大家都知道是學戒的道場,非常注意臨終助念,他以前幫助好多人,到廣化寺去住,他也跟我點點腦殼。我離開泉州的時候,我知道他就回廣化寺了,是學誠法師把他接回去了。
  為什麼壽終的時候,要擇善地?有助念!這是靠自己的福德呀!到臨終的時候,他可以從這個地方出去,本來在道場裏住的,人家能修行到臨終的時候,能有一個善力、有個助力念力使你走,自己的力量不夠、得靠他力。 
 
佛教是不忌諱隨時把死掛在口邊
  我們今天講的是臨終修法,死的時候要注意,現在大家道友們都二十多歲,離死好像很遠似的,但是你要凖備,佛教是不忌諱隨時把死掛在口邊。
  佛就問弟子,看哪個說的準確,說人命在什麼時間?或再一天或再二天說的都不一樣,人命在呼吸之間,隨時都可以不出氣。
  說我還年輕,身體很好,可是有橫禍來!
  說我們住在聖地就很保險,也不一定啊!你的業障超出保險範圍去了。那天我的弟子跟我講,他們去朝東台、西台,在清涼橋上面的路上,一部車子翻下去死了八個人,也不見得是很老,也不見得八個人都應該一塊死吧? 
 
隨時要準備面對死亡
  
所以隨時要準備面對死亡。生死臨終對一個人、對我們來說隨時會發生,沒有什麼保障。你跟閻王爺訂合同了嗎?定了合同也不保證,沒有保險公司能保證你。那不是人壽保險很多,人壽保險是賠幾個錢,你去保是天天要給他進貢,他是賺錢的,不能保證你不死,你死了我只是賠幾個錢而已,他怎麼能保證你不死?他連自己都保證不到,還能保證你嗎?都是不可靠的。
  最可靠就是你自己,多行善事、莫做惡事,隨時這是個準備,不說你馬上就死了,不一定的。
  準備資糧,臨終不等別人助念,自己做得了主,當一氣不來的時候,正念馬上現前,佛法僧三寶現前,絕對不會墮惡道,今天就跟大家談這些吧。

 

此文章引用:http://tw.myblog.yahoo.com/tom-1997/article?mid=2575&prev=2579&next=2573

, , , , , , , , ,

心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